• <ol id="sm76c"><big id="sm76c"></big></ol>

    <legend id="sm76c"></legend>

    <rp id="sm76c"><samp id="sm76c"><noframes id="sm76c">
    1. <s id="sm76c"></s>
    2. <span id="sm76c"><output id="sm76c"><small id="sm76c"></small></output></span>
        1. <span id="sm76c"><input id="sm76c"></input></span><strike id="sm76c"></strike><span id="sm76c"><input id="sm76c"></input></span>

            <tbody id="sm76c"><output id="sm76c"></output></tbody>

          1. 使用數據治理框架的三個(gè)經(jīng)驗和教訓

            2023/7/3 8:19:00 來(lái)源: 網(wǎng)絡(luò )

            全球首個(gè)對外發(fā)布的數據治理框架是Gwen Thomas的作品,Thomas是國際數據治理研究所(DGI)的創(chuàng )始人,她在2003年將其開(kāi)發(fā)的數據治理框架發(fā)布到了網(wǎng)上。她說(shuō):“我們當時(shí)已經(jīng)使用了這個(gè)框架,但還沒(méi)有公開(kāi)使用。Coors Beer公司希望我幫助該公司為當時(shí)美國即將發(fā)布的薩班斯-奧克斯利法案審計做好準備。他們已經(jīng)有了適當的技術(shù)計劃,我幫助他們確定了相應的數據治理計劃的規模和結構。在幫助Coors Beer公司的這段時(shí)間里,我看到了他們如何使用框架的力量來(lái)保持每個(gè)人的思想和行動(dòng)同步的許多例子。就在那時(shí),我決定編寫(xiě)一個(gè)更通用的框架,可以被任何企業(yè)使用,并適應他們的需求?!?

            國際數據治理研究所發(fā)布的這個(gè)數據治理框架包含了他們認為應該包含在數據治理程序中的組件。在全球首個(gè)數據治理框架發(fā)布20年之后,一個(gè)新版本被發(fā)到網(wǎng)上。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更新是在2023年5月3日發(fā)布的。與此同時(shí),全球各地的各行業(yè)組織在使用自己的框架方面獲得了相當多的經(jīng)驗,這些框架往往受到國際數據治理研究所最初與世界分享的框架的影響?,F在很明顯,當CIO和首席數據官做三件事時(shí),數據治理是最成功的:

            (1)讓所有關(guān)鍵利益相關(guān)方參與數據治理框架的定義。Thomas說(shuō),“你不能假設數據所有權等同于對數據的決策權?!?

            (2)從想要實(shí)現的業(yè)務(wù)成果的清晰概念開(kāi)始。Thomas說(shuō),“關(guān)注價(jià)值,你所做的收集、管理和分析數據的一切都應該追溯到價(jià)值?!?

            (3)使用你的框架來(lái)編排執行。Thomas說(shuō):“管理數據和使用數據應該被視為一系列行動(dòng)。當定義了良好的框架之后,CIO應該能夠將任務(wù)交給不同的團隊,并充分相信他們不僅會(huì )準確地執行任務(wù),而且其結果將有助于實(shí)現總體目標?!?

            1、誰(shuí)參與定義框架?

            美國商務(wù)部可能是美國最大的數據收集者,該部門(mén)收集、歸檔和分析從天氣和農業(yè)數據到科學(xué)和經(jīng)濟數據的一切數據。

            美國商務(wù)部首席數據官Oliver Wise表示,目前正在收集有關(guān)美國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狀況的最詳細數據。這項調查由美國人口普查局每五年進(jìn)行一次,而美國人口普查局只是美國商務(wù)部的機構之一。

            Wise說(shuō):“我們會(huì )問(wèn)一些詳細的問(wèn)題,以了解這些企業(yè)從事的是什么類(lèi)型的業(yè)務(wù),他們的客戶(hù)是誰(shuí),他們的收入是多少。我們了解他們的員工基礎,以及他們是合同工、兼職人員還是其他職業(yè)。這些數據為美國經(jīng)濟狀況提供了一個(gè)重要的視角,為各級政策制定者提供了依據?!?

            美國商務(wù)部目前正在進(jìn)行的另一個(gè)重要項目是收集和分析數據,為供應鏈政策提供信息,其目標是了解供應鏈的瓶頸并對其進(jìn)行預測,以便美國經(jīng)濟能夠更好地應對沖擊,例如新冠疫情帶來(lái)的沖擊。

            除了從公共來(lái)源收集和生成的數據之外,美國商務(wù)部還從私營(yíng)部門(mén)購買(mǎi)許可數據,并將其用于經(jīng)濟分析等方面。Wise說(shuō):“現在面臨的挑戰在于,當從外部獲取數據時(shí),必須對數據進(jìn)行規范化,以使其有意義?!?

            結構化數據和跟蹤數據源只是美國商務(wù)部考慮的數據治理的許多重要方面中的兩個(gè)。由Wise擔任主席的數據治理委員會(huì )負責為組成該部門(mén)的眾多機構處理數據管理和數據政策問(wèn)題。

            他說(shuō),“我們有不同的數據治理框架來(lái)滿(mǎn)足不同的需求,在所有情況下,任何框架的定義都需要集體努力,因此所有利益相關(guān)者都覺(jué)得他們的建議被傾聽(tīng)。如果你這樣做,每個(gè)人都更有動(dòng)力使用框架,這將確保數據管理的一致性?!?

            2、數據治理的目標是什么?

            西門(mén)子公司的CIO Hanna Hennig表示,她看到業(yè)務(wù)部門(mén)開(kāi)始收集數據,而不知道收集什么數據以及為什么收集數據。她說(shuō),“這通常是在浪費資金,如果你不知道想要解決什么問(wèn)題,那么你就無(wú)法定義數據策略?!?

            她表示,用戶(hù)要找出其需要的數據,首先要明確定義認為期望的業(yè)務(wù)結果是什么。無(wú)論它影響的是業(yè)務(wù)結果的頂線(xiàn)或底線(xiàn),還是兩者兼而有之,期望的業(yè)務(wù)結果將驅動(dòng)有關(guān)收集哪些數據的決策。一旦確定了數據,就可以開(kāi)始定義數據治理框架。

            框架應該回答一些問(wèn)題,例如誰(shuí)擁有每個(gè)數據資產(chǎn)、所有者的角色,以及如何確保數據被管理并有資格地用于整個(gè)業(yè)務(wù)中的技術(shù)。如果數據被正確整理和格式化,它可以被數據分析使用,特別是人工智能,以提出建議,幫助企業(yè)在進(jìn)入市場(chǎng)之前做出決策。

            糟糕的數據質(zhì)量會(huì )導致糟糕的決策和建議。當數據質(zhì)量不好的時(shí)候,企業(yè)就不能在市場(chǎng)和競爭對手之前做出決定,或者更糟的是,會(huì )做出錯誤的決定。Hennig表示,數據治理有助于確保數據質(zhì)量并防止業(yè)務(wù)出現混亂。

            她說(shuō),“如果沒(méi)有采用框架,企業(yè)傾向于保護自己的數據,如果沒(méi)有共享,就沒(méi)有跨越價(jià)值鏈的用例。如果不能突破數據孤島,就不能在內部收獲數據的好處。當可以實(shí)現端到端用例時(shí),最大的價(jià)值就會(huì )出現,例如,將制造與銷(xiāo)售預測計劃相結合?!?

            另一個(gè)重要的端到端用例是可持續性,這需要企業(yè)報告溫室氣體(GHG)報告的三個(gè)范圍:范圍1是關(guān)于企業(yè)擁有或控制來(lái)源的直接排放;范圍2是企業(yè)能源消耗所產(chǎn)生的所有間接排放;范圍3是整個(gè)供應鏈的排放情況。

            Hennig說(shuō):“這三者都要求企業(yè)放眼整個(gè)價(jià)值鏈。企業(yè)不僅需要查看內部的數據,還需要查看外部的供應商和客戶(hù)的數據。如果有數據孤島,就無(wú)法做到這一點(diǎn)?!?

            Hennig指出,最重要的是,在建立數據治理之前,企業(yè)需要清楚他們想要解決什么問(wèn)題,其目標應該是交付業(yè)務(wù)價(jià)值。

            3、企業(yè)的框架如何幫助團隊協(xié)同工作?

            Jennifer Trotsko在世界銀行集團私營(yíng)部門(mén)國際金融公司創(chuàng )立了數據治理職能部門(mén)以及后來(lái)的隱私職能部門(mén),她深受Gwen Thomas發(fā)布的數據治理框架的影響。

            成為國際金融公司合規風(fēng)險部門(mén)負責人和首席隱私官的Trotsko說(shuō),“我們基于國際數據治理研究所的組件和其他基準開(kāi)發(fā)了自己的框架,有了這個(gè)基礎,國際金融公司就能夠協(xié)調各團隊的活動(dòng)。通過(guò)使用一種通用語(yǔ)言來(lái)交流從政策和規則到技術(shù)和流程的所有內容,企業(yè)的每個(gè)部分都可以引用框架并為整體最終狀態(tài)做出貢獻?!?

            她說(shuō),“在確定項目的商業(yè)價(jià)值之后,我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任務(wù)映射到我們內部的數據治理框架,在政策領(lǐng)域分配主管,例如一名主管負責技術(shù)工作,另一名主管負責變更管理,該項目有了明確的護欄和里程碑。這使得核心團隊可以跨幾十個(gè)部門(mén)進(jìn)行管理,并且這個(gè)框架為利益相關(guān)者提供了所有重要組件都被覆蓋的信心。簡(jiǎn)而言之,這些主管專(zhuān)注于執行工作,因為他們知道我們對整體努力有共同的愿景?!?

            Trotsko說(shuō),“這在管理涉及數據收集、存儲和分析的大型項目方面非常有價(jià)值?!?

            來(lái)源: 企業(yè)網(wǎng)D1Net

            欧美肥妇bwbwbwbxx_91精品久久综合熟女_国产农村乱子伦精品视频_久久免费国产版